忍者ブログ
寫著"閒人免進"的牌子剝落 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admin *  * write *

[10]  [9]  [8]  [7]  [6]  [5]  [4]  [3]  [2]  [1
<<11 * 12/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到底,最初最初是怎樣?

拍手[0回]


+ + + + + + + + + +
1伊萬仰著頭盯著天空,脖子有點發酸。太陽放著萬縷金光,穿過原本潔白的雲霞,將雲朵染成異樣的漫天紫紅,暮靄飄浮著,帶著殘餘的紫霞淡淡地掛在路邊。颯颯的涼意攝入心脾,他拉了拉衣領及圍巾,臉頰仍被冷風刮得發疼,不過心情依然很好。正確點來說,是相當的好。天空那麼深遠綺麗,使他不得不微微張著嘴, 嘴角掛上笑意。

伊萬鬆了鬆脖頸,低頭望錶,還有十五分鐘。
伊萬平常沒有什麼準時的好習慣,只是今天的約會來得比平時早了一點點。
早了45分鐘而已。

他望向大廈的出口,雖然約好的時間未到,但他生怕對方突然提早下班或是什麼的被錯過了。他傻傻地靠著樹幹,望著前方出神,一陣大風使樹上雪白的玉蘭花片掉落,有半片貼上了胸前,他用指尖拈起,稍稍用力一握,再輕輕放開,目送它無力地飄落。

「伊萬!」伊萬聞聲抬頭, 淡淡但富有光彩的笑容浮上他的眉眼唇頰之間,王耀從遠處走過來,他打量著,加快步調向他走去。王耀長有一頭長黑髮, 懶散地束起,配著深邃如夜的眼睛,令白晢的皮膚顯得更晶瑩如玉石,嘴巴小小的,親起來也許不夠柔軟,眉毛很黑,又灣又長,濃秀地滲入鬢角。難怪常常被誤認為女生呢,他想。「耀。」王耀跑到他面前,也許是略為急速的呼吸為臉頰帶上紅潮,發現伊萬笑瞇瞇的望住自己, 臉上的紅潮又染深了幾分。
「對不起,我遲到了,等了很久嗎?」王耀低著頭向伊萬道歉,對方搖頭笑了笑「沒事,我只是早了一點點。」


伊萬•布拉金斯基是個笨蛋吶。





2他們並肩默默地走著,又一陣清風從空中吹來,撲到面上,伊萬歪起頭凝視王耀「怎丶怎麼了?」王耀害羞地回望伊萬,只見他伸手向他頭上,輕輕拈起一片誤墜的花瓣,放在手上。
「沾到花片了。」
「啊?」王耀望向他手中「是白玉蘭呢……一塵不染的花朵,長在樹上像白珊瑚般潔白無遐,就好像向冬天示威似的。很漂亮?」
伊萬點點頭,雖然也不覺得玉蘭花特別漂亮,但那片花瓣就這樣握在手。
「不過,我記得伊萬喜歡的是向日葵吧?」有點高興對方還記得自己的喜好,伊萬又點頭,臉上推起傻傻的笑容。

他們繼續走著。伊萬感覺到雙方垂在身邊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互相碰撞著,磨擦著,一種朦朧的心緒透過心頭,就像喝了一大瓶伏特加,渾身酥酥麻麻的,於是便大著膽子,試探地圈住那看似脆弱的手腕。但王耀掙脫了,羞意透上心來,臉上更是紅紅的。
「……」伊萬摸摸有點大的鼻子,看上去那麼的不好意思,王耀後悔了,還躊躇著想說點什麼,但很快感覺到那只大手又牽上來,這次更緊緊扣住,不容掙脫。「過馬路,小心車子。」就不能找個好點的藉口嗎,王耀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卻沒有再掙扎。 心怦怦跳動著,兩人都好像禁不住要笑了,王耀的長髮輕拂著他的鼻尖,伊萬緊張地把手又握緊了一些,王耀望著那傻狗熊露出了笑容「我又不會跑掉……」十指交叉著,伊萬也笑了
「怕你走失,找不到我你怎麼辦?」







3在電影院內伊萬明顯心不在焉,定定的盯著螢幕卻讀不進訊息,注意力都專注在左手邊,那只緊握著,小小的手。反正看不進那電影也沒什麼可惜的,伊萬偷偷瞄一眼旁邊的王耀------他半瞌的眼簾努力地支撐著,腦袋卻開始東倒西歪的倒著…… 似乎電影也不怎麼好看吶。唔,也許是下班太累了,伊萬心疼地想。
最後王耀還是敵不過睡意,頭兒突地向另一邊倒去,伊萬眼明手快的伸過手把那倦透的小貓撈著,將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滿意地微笑。這邊才對嘛。脖頸間傳來毛茸茸的觸感,伊萬把手搭在王耀的肩上。


最後根本沒有人知道螢幕上放的是什麼。

散場時,微黃的燈光弱弱地燃著,電影院內的人潮慢慢散去,卻沒人留意那昏暗角落的兩個人影一直沒動靜,就那樣緊緊的靠著。伊萬左邊身子有點痺痺的,不過動也不敢動,生怕驚動肩上的人兒。
但他卻沒發現在微光下那亮晶晶,閃動著的黑眸。


電影院的員工開始清理院場,彷彿有意無意地向某個角落看著。
「我說……我們還坐多久?」脖間傳來悶悶的聲音,伊萬有點驚訝地低頭,看到王耀長長的睫毛在拍動, 腦袋沒有絲毫要移動的意思。
「再坐一會吧。」
伊萬感覺到握住的手收緊了一點。
「嗯。」








(耀:我才不會說最後我們是被人趕走的!)





4.這是在王耀回家的路上。
銀白的月光灑在地上,夜的香氣散在那兩個人之間,一草一木皆被香氣籠罩著,帶著模糊而空幻的色彩,景物低調地隱藏著細微之處,為黑夜加上如夢如幻的感覺,蟋蟀淒切的叫聲一聲又一聲的和應著。
伊萬感覺到身邊的人輕微的瑟縮,於是把自己的圍巾鬆了一圈圍上王耀的脖子「幹嗎?」王耀被突然拉近的距離弄得紅起了臉「怕你冷嘛。」伊萬又向他靠近了點。回應是默許的低頭。
不論腳步拖得再慢,目的地還是近在眼前。王耀站定在家門口,望向伊萬「那麼…我回去了,謝謝你送我回來。」他轉身準備向家門走去「耀!」王耀轉身疑惑地望向伊萬,對方只是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那個,晚安了」笑。「嗯,晚安。」回笑。
但王耀又被叫住了。
「小耀……」「嗯?」「……我可以親你嗎?」「……」伊萬握著王耀的雙手,貼近的距離讓他嗅著他的氣息,像是帶有淡淡的牡丹花香。
吶,伊萬•布拉金斯基你緊張什麼?
嘴唇的距離被縮短,一寸一寸的拉近,王耀並沒有掙扎,他把黑眸閉上,月影照在臉上把睫毛拉成一把長長的扇子,伊萬遲疑著,像是手足無措的孩子盯著那張臉。
「小耀……」輕輕的呢喃,如像魔咒般催促著,更近更近。
兩人的唇輕輕一觸,又分開了,王耀睜開雙眼,不解地看着。
但很快,伊萬的面容又放大了,氣息撲到面上,他張開口含著王耀的下唇,慢慢吸吮著。那質感跟想像中如此相似,但卻更美味, 小小的嘴巴輕易地被包圍,伊萬舔舐著他的唇瓣,像品嚐美食般。王耀順從的微張嘴巴,令伊萬輕易的侵佔那口腔, 他的舌頭進攻入王耀的口中,兩唇親蜜地揉擦著, 伊萬以手穩住王耀的頭, 撫弄著那柔軟而如絲的髮絲。王耀呼吸不了,帶點抗拒地以舌頭推推口中的入侵者,卻被對方纏上了,然後互相舞勳著。直到感覺到王耀略帶急促的喘息,伊萬才依依不捨地退出,以頻頻的輕吻作結。


「小耀……晚安,明天見吧。」
「晚丶晚安伊萬。」

伊萬笑著目送那忙亂轉身消失的背影。
吶,真是不錯的一天,連夜都是甜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Profile
HN:
冰雪莉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雪梨的小黑屋
垃圾堆積處 草稿及記錄


勾搭包養請到 qq1423739912
カレンダー Calendar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コメント Comments
[02/03 秋]
[02/03 秋]
[02/01 chrno]
[11/28 楚]
[11/19 Chrno]
もしもし Hi!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Search
你是什麼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On my wa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