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寫著"閒人免進"的牌子剝落 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admin *  * write *

[51]  [50]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11 * 12/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次字數似乎比較正常。
才了解到自己的拖延症有多嚴重...
能寫到自己高興的文真是太好了,畢竟寫文的樂趣除了是分享還有自HIGH XD
請慢用~

拍手[1回]


+ + + + + + + + + +

王耀沒想過被軟禁的生活可以那麼愜意,雖然他壓根兒不清楚其他被軟禁的特務是如何生活,但大概不會像他隨意得像大宅的半個主人。
唯一不滿就是太無聊,還有要應付某頭熊晚上接二連三的性騷擾。

「好無聊啊。」王耀不是沒幻想過離開組織後自由的生活,可是那種生活對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的他來說著實太無聊,就如現在的情況一樣。雖然當下說不上是自由,但沒有了組織的指令,沒有了永無休止的報告與訓練,他的生活突然什麼都不剩,好像你千方百計逃出了困守著你的牢籠,卻發現外邊的世界原來什麼都沒有。

「還是繼續任務吧…」
反而是唯一的支柱。
想來想去還是旁邊那房間最可疑,文件在那裡的可能性最高。即使如此,那間所謂伊萬的房間他還是沒有機會溜進去。這幾星期伊萬竟然不是待在自己身邊就是在那房間,根本沒有可能偷偷進去查探。

再嘆一口氣,收拾一下心情,正準備去調查大宅的其他角落,卻突然聽到流水般的琴聲,熟悉的音韻。琴音低沈流轉,洋溢憂鬱的Nocturne夜曲,卻不知為何聽起來格外的悲哀。王耀禁不住好奇,是誰把曲子彈得如此淒涼,他輕輕推開琴室的門。
王耀定神看清楚琴前的人,好像有一秒忘記了呼吸。

左手在琴鍵在跳舞,右手是連綿不斷的旋律,淡金色頭髮的琴師坐在白色的鋼琴前,氣定神閒的用雙手起舞。
流水似的琴音時緩時急,琴手彷彿控制著時間,中段的Ritardando(拍子徐缓)被拉得格外的緩長,王耀皺起了眉頭。曲子被彈得很動聽,但是太陰沈了,王耀並不喜歡。
於是回到主旋律之前,他打攪了那個正在沉醉音樂世界的人。

「想不到你竟然會彈琴陶冶性情。」
「想不到特務也喜歡音樂。」說罷他們都忍不住向對方一笑。
王耀沉默了一會又開口「我喜歡鋼琴,但我不會彈琴。」他輕輕坐到伊萬旁邊。
「草草的學了幾年,就被接到組織了。」琥珀色的眼睛望向伊萬,王耀神色有點暗淡「我羡慕會彈琴的人,你彈得真不錯。」
伊萬感覺到這是王耀第一次真心的讚美。
「沒關係,我可以教你。」伊萬拉過王耀的手,仔細地撫摸每一條掌紋「耀,你的手真漂亮。」
王耀沒有縮開,順著伊萬的目光看著交纏著的手「你常常彈琴嗎?」有點羡慕那雙手,大得可以把自己的拳頭整個包住。
「算是吧。我喜歡它的聲音。」
「真不適合你,伊萬。」王耀笑他。
「看來你對我這個人很有偏見。」伊萬挑眉,牽著王耀的手放在琴鍵上「也許我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十惡不赦。」
簡單但優雅的旋律在他們指間流淌,顯然王耀琴藝真的不太高明,雖然有伊萬帶著,但應該連綿的樂句少了起伏的流暢,雖然琴音不斷,又總像欠缺了什麼。
王耀卻沒法子把注意力放在音樂上,伊萬靠得極近,強壯的手臂把自己整個圈住,雙手被動地跟隨著對方起舞,像是小步舞曲的節奏,在琴鍵上發出清脆美麗的聲音。

隨著音樂不知轉了多少個圈,頭都暈呼呼的,音樂才終於停止。
伊萬順勢把頭靠在王耀肩上,雙手從琴鍵上滑下,圈住他的腰肢。

只有曖昧不明的氣息在琴室內浮動,王耀感受在肩頭上輕微的重量,那重量卻似乎重得連呼吸都壓住。

良久伊萬終於打破了沉默,原本在空氣中快速滋長的某種感覺像被驚動了的蟲子,四散而逃。
「下星期我要出國,小耀會留在家乖乖的想我吧?」
王耀一聽,腦袋飛快地運轉起來,並沒有刻意隱藏不懷好意的笑容「當然了。」







保險起見,即使伊萬一早已經出門,王耀還是等到半夜方便行動的時候才偷偷溜到伊萬房間門口。

大宅難得的安靜,就算把耳朵貼上木門上,也沒有聽到平時某人翻閱文件的聲音。
王耀突然覺得這大得過份的房間有點冷清,不由自主的嘆氣,然後又被自己發出的聲音嚇一跳。
真是的,這可是潛入!自己竟然還在門口想東想西磨磨蹭蹭的。大概只是因為過去那幾星期跟伊萬相處的時間太多才有想念他的錯覺吧。
王耀定了定神,拿出工具準備開鎖。

咔。
出乎意料地順利,門鎖應聲而開。王耀本以為放著重要文件的地方應該有更嚴密的保護才對,難道這裡真的只是伊萬的睡房?王耀頓了頓,又勾起嘴唇推開了門。
他想,他大概了解伊萬的,這個人就是太自信了。
王耀沒有開燈,在微弱的月光下打量著房間的輪廓,果然沒猜錯,這裡根本就是伊萬的工作室,書桌後面是一排排的文件及檔案。
王耀按耐不住心跳,他走向書架,以手電筒照向檔案,快速的讀閱著一個個檔案代號。
他的注意力都在一列列的數字上,突然房間的另一邊傳出的聲響,王耀嚇得呼吸都要停止,第一時間關掉手電筒的光源。

這房間竟然真的就連著伊萬的睡房!
他看到睡房的燈亮起,某頭熊從裡面緩緩走出的時間,差點就罵了髒話。

「本來想著為了小耀即日來回那麼累要先好好睡上一覺,想不到小耀那麼想我連鎖了門都要來夜襲。」

王耀握著拳頭,嘆了口氣從黑暗中走出「你不是說週末才回來嗎?」
伊萬看著被月光灑在身上的王耀,光線在他身上恰到好處,伊萬說不出的心癢,牽過他的手拉來過抱在身前。
「我改變主意,想你了。」
訝異於對方認真的語氣,王耀抬頭,望進那雙夜魔般的紫色眼睛,少了平時調笑的成份,一時間竟然想不出要說什麼,只任由對方的臉在眼前放大,輕輕在唇上一吻。

伊萬凝視著懷中的東方人,直到對方雪白的臉上慢慢染上了粉色。
王耀不習慣對方認真的目光,雖然暗暗覺得他在算計著什麼,但還是控制不住臉上的熱度。

「耀,我們來打個賭吧?」
「嗯?」沒料到到方突然說著無關的事情,王耀一下子沒回神過來。
「一個月時間,你偷到你想要的文件的話我就讓你走。」
聞言那個善於計算的王耀立刻回來,笑著問「偷不到呢?」
伊萬也笑了「就一直留在我身邊。」
「成交。」王耀不著跡的掙脫伊萬的懷抱,但一下子又被拉回去。
北極熊笑嘻嘻的道「這次的夜襲可得計算在內。」沒理會王耀翻白眼,伊萬一把抱起他走向卧室。

「耀,你最初接這個任務是到底怎麼想的?組織對你那麼重要,比自己的專嚴,貞操更緊要?」
「先別說我沒有選擇,我可沒想得這麼嚴重,我只是個男人,並不覺得出買了自己的什麼。」
伊萬眼神一暗「所以說,任務對象是誰對你來講都沒所謂嗎?」
「你不似對自己沒有信心,你可以想像成我對你有好感,所以接下了任務借機接近你。」
王耀避開了顯而易見的答案,雖然不明所以,還是感覺到對方的怒氣。其實伊萬應該明白,身為特務的他只可以聽從組織的命令,他的想法不重要,所以他沒有想法。
直至遇上他失敗的任務,遇上伊萬。

伊萬彎起了嘴角,就像對著他無可奈何似的「小耀嘴巴上的功夫跟手腳上的不成正比,嗯,不過與床上的一樣厲害。」
王耀略帶不滿的瞪著他「嘖,我對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這豪宅內你所謂的保鑣根本都不是我對手。」
「當然了,」伊萬把王耀拉過來「你的對手只有我一個就夠了。可惜論打架的話你打不過我,不是嗎?」
被戳到痛處,王耀一把甩開伊萬的手「今晚別想能上我的床!」
「好兇啊!不過這是我的床?」
「滾!」


......
……
的確沒有上到王耀的床。
王耀被按在浴室的牆上時悲哀地想。
身後的男人已經在後方探索,他連推開的力氣都沒有,被死死地壓在浴缸的邊沿。

水的熱度化成霧氣,蒙蔽著雙眼,好像怎麼也看不清前方的事物。

tbc.





沒有很大關係的A/N
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話,伊萬彈的曲子是Chopin第15首夜曲,(F minor Op. 55 No. 1),別問我為什麼是Chopin,因為作者喜歡這首(...)
伊萬教王耀彈的大概是某首Sonatina或者Sonata(不負責任)

有機會的話多寫這方面的題材也不錯嘿,"海上鋼琴師"令我對鋼琴家阿露真是愛不釋手,。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無題
我以为你看了EVA Q啊……四手同弹什么的……
2013/05/02(Thu)21:38 編集
Re:無題
>我以为你看了EVA Q啊……四手同弹什么的……
沒有啦!又不一樣!
冰雪莉 【2013/05/04】
プロフィール Profile
HN:
冰雪莉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雪梨的小黑屋
垃圾堆積處 草稿及記錄


勾搭包養請到 qq1423739912
カレンダー Calendar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コメント Comments
[02/03 秋]
[02/03 秋]
[02/01 chrno]
[11/28 楚]
[11/19 Chrno]
もしもし Hi!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Search
你是什麼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On my wa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