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寫著"閒人免進"的牌子剝落 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admin *  * write *

[32]  [31]  [30]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08 * 09/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人家就是愛這種題材嘛(滾
將舊文翻出來寫了其實我電腦中有一堆未完成的舊文
這種情節爆的文大概現在也很少寫了...也許感覺跟最近的(最近我真的有更文嗎)有所不同

1.改篇自特務J音樂電影,看過的沒關係,情節有所改動,部分句子沿用。
2.工口無,真想控制自己暫停一下
3.死亡情節...才不告訴你有沒有
4.已經是全員OOC了(喂,好像似乎順便大概也許黑了某人,不是故意的




順帶一提,本來打算更不知還有沒有人記得的特別任務2不過寫著寫著覺得那樣的NINI太萌,想再寫多一點...於是慢慢來,慢慢來吧

拍手[0回]


+ + + + + + + + + +



1.殺掉他,也是一種救贖。



燈光,宴會, 禮服,墜落糜爛的生活。
在華麗的大廳上,水晶吊燈反射刺眼的光芒,一切金碧輝煌, 到處都是是止不盡的引誘,衣香鬚影。旁人貪婪的目光毫不掩飾地投在門口的東方美人身上,在一群外國人中那東方人嬌小的身影仍然突出,貼身的晚服反映出那纖細的身形,如墨般漆黑的長髮高高地束起,高跟鞋踏著不快不慢的腳步。東方人沒有理會旁人的目光, 只是直勾勾地望著目標---宴會的主人。
來到男人的面前, 東方人開口了,男人剛抬起頭便被那雙琥珀色的陌生眼睛吸引「先生,請問……」
略為低沈的聲音,宛如醇酒,大概說話者刻意地壓低聲音,男人細心等待下文,卻一片寂靜。

響亮的槍聲在同一秒響起,場內剎那間一片混亂,然後陷入黑暗。保鑣還來不及上前已經一一倒地了。
會場內尖叫聲四起,但是彷彿還隱隱約約聽到那由始至終不徐不疾的高跟鞋聲,漸漸走遠。




2. 人類死前的千篇一律的愚蠢。




警察局總部

「Y?」
「他可真出名,這個月第三次了, 所有人都在找的職業殺手,但是除了是黑髮的東方人之外一無所知……」阿爾皺著眉檢視著手中只見背影的相片。
「黑髮的東方人……?」
「伊萬怎麼了?你有興趣麼?能夠令那麼多男人死在她手上,也許是個美人哦~」弗朗西斯向伊萬眨眼。
「我的工作是保護那個什麼官員,其他的都不管。」
「呵呵,這可說不定,也許你一會兒的任務就會遇見她呢?」弗朗漫不經心的調笑著,但伊萬並沒有回應,冷笑一下轉身就走出工作室。
「真冷淡啊……」弗朗看著門口搖頭。
「聽說他之前不是這樣的,是自從三年前他申請留在總部這裡之後……」

伊萬抿著唇輕輕的關上門,像是逃離似的離開門口。
你們懂什麼。

伊萬知道自己對東方人有著一種執著,或許是過敏了。只是直到到達目的地前,他也一直想著某個人。黑髮的東方人。


3月18日如常的出任務。
伊萬知道工作時必須十分專心,但他還是分神了。也許是直覺,伊萬覺得今天會見到那個人。

他的直覺一向很準。
扶著槍的手突然握緊,敏感地察覺到有什麼不妥……是被人注視的不安感。手心沁著汗,略略將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緊。
在後面!伊萬第一反應是想推開受保護的官員,但是剛轉身就愣住了, 伊萬看著站在他們後面的人舉起槍。
只是一秒的時間, 官員中槍後伊萬立刻追趕那轉身的背影。太快了,看不清!
一邊緊追著那身影,伊萬瞇著眼舉起槍又放下。然後, 如夜的黑髮在面前掠過,消失了。





「能夠追我這麼近的, 他算是第一個。」
黑眼睛精銳地瀏覽著資料,聲音中都透著笑意,加上平時束起的頭髮放下來,休息時的王耀整個人看起來柔和多了。眸子如此清明,透著乾淨甚至清純的氣息,半點也沾不上殘忍及血腥。
然後看到什麼他突然笑了,像極一個單純的少年。

伊萬.布拉金斯基, 保護要人組,在莫斯科總部三年。自從保護的官員死在他手上之後,開始了瘋狂地追查, 研究他每個殺人作品, 所有殺人的現場,分析他的殺人方式。
「可以做到這一步,還不錯嘛。」
一封未讀郵件。
「Y,
你到底是誰?」


對著電腦, 王耀勾起了嘴角,不帶猶豫地按下刪除鍵。


「這樣的人很有意思。只是他不懂,無論怎樣,他也查不出我的身份。因為我並沒有身份。」
王耀自言自語,若有所思地轉向鏡子,修長的指頭撫摸著鏡中的影像。其實,有時他害怕得連指尖顫抖,有時他沒有希望也沒有絕望,更多時候他閉上眼不敢再望。

世上沒有這個人,只是一部機器, 殺人的機器。
每天的生活就是練習,即使蒙上了眼睛,也可以準確無誤的正中目標。像是只為了一個目的而存在,殺掉他們。

王耀依舊收到每天一封的電郵,像是死心不息的猜度著自己的身份。只是遊戲是時候結束了。

Mission#1225
Target: Ivan Braginski

凝視著電腦螢幕的眼睛仍舊沒有溫度, 甚至連一點笑容也吝嗇,沒有高興,沒有可惜,只是單純地了結了這件事。王耀把電腦關掉後便離開。

「你想找的答案,我會用我的方式給你。」


3月18日,算得上是天睛吧。
一如所料,在目標每天都會出現的那個廣場中央找到他。 淡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閃爍,王耀望著那背影,記起他的眼睛似乎是紫色的,那樣的眼睛,大概見過一次就不會忘記吧。很可惜,是最後一次見到了。
王耀小心翼翼的靠近那身影,但還是被對方發覺了, 在他轉身的一刻,王耀舉起槍準確無誤的對正目標。
「小耀……?」

砰!







Fin(喂








3.上帝用七天做人,我的過去,在七天內被毀滅


三年前

已經忘了是怎樣開始,王耀醒來的時候,雖然還穿著一樣的衣服,但一切都不同了。環顧四周,只有冰冷的牆壁,房間很大,但是除了床,書桌以及椅子外就沒有什麼了。王耀皺著眉巡視四周,走到門邊,不帶希望地推了推房門,果然鎖上了。王耀轉身回到房中央,不難發現房間的窗戶是單向玻璃窗,他只是一言不發的盯著那道玻璃。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選他?他根本不像個冷血的殺手。」伊麗莎白透過玻璃窗望著房間內的東方人,剛好跟他的目光對上,她發現即使在未知的環境被困住,這個人眼中仍是帶著不服輸的神色,沒有半分不安,令她不禁有點佩服。
「你不知道王耀?」基爾伯特把王耀的資料報告報攤開「原本是警局重案组的隊長,因為一次嚴重的意外,為了保護隊友而違抗命令,結果丟了工作,而那次意外也令他右手以後不能拿槍了。」基爾說完便把資料夾一把拋開,轉向伊莎「而且他們選他,就是因為他不像個殺手。」
「不能拿槍怎麼辦?」伊莎皺眉。
「這個嘛,訓練他的左手就可以了。」血紅的眸子瞇起「他將會是我們最出色的殺手。」
「好吧,我不理會你們最後怎處理他,我只負責我的研究……首先要消除他的記憶。」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得到了認可,既有經費又可以進行實體實驗,這是每個科學家的夢想。伊莎握緊了拳頭, 捏碎最後那半點良心的不安。



王耀警惕地看著走進房子的幾個人,但是他連反抗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他們按到地上「放開我!!放…!!」王耀眼睜睜看著穿白袍的女人拿著針筒,將淡藍的液體注入身體,剎那有種莫名的恐懼,雖然想反抗,但是被按得死死的,突然全身像是被寒氣侵襲一般震抖著,很快就失去意識。

那些被迫注入身體內的是毒藥,一點一點的侵蝕記憶。

除了每天的食物,他們還給了王耀紙筆。開始時王耀還會作文字紀錄,時間,感覺,有點混亂的記憶。

“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忘記了。
每天重覆的做著兩件事:想起自己,然後忘記自己。
失去了嗅覺,失去了味覺,然後再沒有痛苦。”



「成功了。」伊莎的聲線帶著不難察覺的興奮。
她帶著基爾來到玻璃窗前面,但是王耀只是動也不動地坐在地上。直到有人把食物送進去才終於有反應,目光散漫的王耀坐到桌前, 甚至連前面的食物是什麼也沒看一眼就放進口中。

“夢中他跟我說:請找到我。他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那裡長滿金色的花。然後我跟他說,可是,我並不認識你。他微笑沒有說話,良久才吐出了一個名字,要我牢牢記住。但是我忘了。”

在長期的藥物影響下,王耀琥珀般的雙目像是失去焦點,除了吃東西的時間外,就是下意識似的拿著紙筆描繪著一朵又一朵的向日葵。
基爾跟伊莎看著王耀又開始每天的指定動作。
「在這樣下去他就要畫出一片向日葵田了。」伊莎搖頭看著王耀依然無意識地畫著。

「伊莎,他…好像在哭。」像是壞掉的娃娃,眼淚失控地劃過臉頰。
「你看,他…他不是在畫向日葵…」怎麼可能?明明已經成功了……

“無意中所畫出破碎的臉,竟然讓他們感到如此不安
原來努力的拼湊的記憶,只是愈拼愈碎。”



也許是哭累了,王耀倒在桌上睡著,奇怪的是哭泣並沒有停止,並且似乎在低語著什麼

「I…Iv…van……」


「原來是因為夢嗎……看來他對這個人有很強烈的反應。」伊莎恍然大悟地說道。
「那麼,要立刻刪除這段記憶。」
「夢是深層的潛意識,藥物沒法影響到的……」
「不是可以動手術嗎?為什麼不…」伊莎則十分震驚的看著基爾「不…不可以!那會毀了他的!」所謂的手術就是把腦袋關於情感方面的記憶區域完全切除,就是什麼也不剩下了,從此這個人只是一個空殼。
「伊莎,這個人不可以存在在他的記憶。」
「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照我的說話做,那就把他的夢殺掉吧。」


“我想,上帝把我弄掉了。”

也許是意識到什麼,這一次當王耀再次被按住時異常激烈的反抗著,痛苦的掙扎,呻吟。伊莎望著王耀絕望的臉,突然了解到自己正正是毀了他的那個人, 於是伊莎別過臉不敢看他「怎…怎麼可能這樣做…」也許一開始就是錯誤。顫抖的雙手,暗暗堅定了決心。






4. 親手槍殺掉愛情之後,才發現原來它也來過


3月18日,跟往常一樣,對準心臟,王耀沒有猶豫的扣下板機,只是…這次多了一點困惑。
王耀第一次遇到被自己用槍指著的人,卻對著他微笑。
看到伊萬捂著胸口倒下,王耀除了迷茫,還是迷茫。

因為好奇而走進那座公寓,但推開的那道大門,卻像是記憶的入口。


“你失蹤已經一年了。我申請了留在莫斯科總部,繼續等你,我知道你一定還在,也許是在這城市的某一角落。我們約好了不是嗎?”

三年前,莫斯科。
「冷死了阿魯,怎麼在這個時候帶我來!」已經是第三天了,但王耀仍然未習慣這裡的天氣。
「難得的假期…想小耀看看我生活的地方嘛,你又沒來過~」
「我怎會來過阿魯,到處都是外國人!不會說國語又只有俄文,迷路了怎麼辦?」
「這裡也只有假期多人,小耀好好跟著我就好了啦。」
「哼。」伊萬聽到王耀不知還在嘀咕什麼,好笑地摟過他「如果小耀把我弄丟的話,我就在這個廣場中央等你,直到你找到我為止。」
「為什麼不是你來找我阿魯!」
「因為啊…」伊萬笑著低頭親過去「…是你找到我了嘛~」嘴唇雙碰,他們在廣場中央交換了一個屬於戀人的吻。


「小耀~」「什麼啦!」
「我愛你喔~я тебя люблю~」俄羅斯人在廣場上大聲的叫嚷,引來旁人側目。
「嘖。」王耀皺了皺鼻子,不以為然的走開。「喂喂,小耀要去哪裡啦?」
「累了阿魯,過去坐一下」王耀指了指一旁的長椅「你去買點什麼飲料吧,我在那邊等你。」
「遵命☆」


“如果那時候沒有離開你的話,也許你現在還在我身邊。
大概你是想讓我知道,一旦失去你,我會有多想你

小耀,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嗎?你到底在哪裡?
我好想你……

自從那天起,我一直都在這廣場上等你,像是握著一個渺茫的希望,期待著有一天,你會找到了我,回到我身邊。”

“你會回來嗎?你不會丟下萬尼亞吧?你答應過的…你答應過我的………小耀…我真的好想你。”

“你真的不在了嗎?可是我彷彿還能感覺到你在我附近,這個城市還有你的氣息。可是你為什麼把我丟了……”

王耀看著那陌生的字體記錄著自己過去的點點滴滴,腦中卻依然一片空白。
「這…這是……」顫抖的聲音,冰涼的液體劃下眼角的一刻,王耀嚇到了「為什麼…會哭…」這種不應該存在的感覺,如此陌生,恐懼如像一下被注射到血管內,王耀跌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
不應存在的感覺一湧而上,對痛苦,快樂種種感覺的依戀腐蝕著牆圍。
「原來…我就是你找尋的答案…」

明明應該是屬於別人的故事,為什麼主角會是自己?王耀覺得日記的主人很殘忍,逼他面對已經不存在的過去。這些並不是他所要的。為什麼是我?
習慣了一無所有,更痛的是曾經擁有卻已經失去。
一直以來記憶就像禁忌,如今在腦中連血帶肉撕開一條條裂縫,裡面卻依舊一片黑暗,名為記憶體的地方已經不存在了。但是…

「伊萬…伊萬……」一遍遍叫著這名字,從生疏到漸漸熟悉。
「伊萬!」王耀突然想起了那一下槍聲,迅捷的站起,向廣場奔去。








5. Epilogue


「Y,我想上帝是沒有把你弄掉的…不對,你現在又是王耀了。」空盪的教堂內響起女性柔和的聲音,彷彿在對著天主的十架告解,但更像自言自語。她原本在實驗室高高束起的長髮現在放下,顯得更平易近人,微微笑了一下,她轉身「抱歉,觀察你的日記是我從前職責之一。」
不知何時出現的東方人搖搖頭,一向冷淡的臉孔現在染上了複雜的神色「謝謝你,伊莎,要不是你替我隱瞞,我大概也逃不掉。」
女人苦笑了一下「謝我什麼呢,你的痛苦都是我一手做成。我無論怎麼做也不能補償你。」
王耀呼出一口氣,輕輕嘆息「至少你告訴我真相,至少…你沒對我動那個手術。」
伊莎有點驚訝「我以為你已經忘了…」一陣沈默後她了然一笑,嘲笑著搖搖頭「原來已經全都記起來啦,我的實驗真是失敗呢。」
王耀不語, 伊莎轉了個比較輕鬆的語調「伊萬他應該沒事了吧?」
王耀輕輕頷首「雖然距離那麼近還是有受傷,萬幸是他穿著避彈衣…我也應該興幸我不習慣把目標搞得血肉模糊…」王耀想起那心驚膽戰的一槍仍有餘悸,要是那一槍是對著伊萬腦袋恐怕就沒那麼好運了。
「唔,我明白了。該怎麼說呢…」伊莎站起來轉向出口「至少,這是個Happy Ending吧。」
「大概是吧.......阿魯。」
王耀對著那背影微笑,卻沒有跟過去。
他站了好一會兒,決定坐下來等待那個找到了他的人。



Fin.




這種時間穿插真的不太會寫,希望你們看得懂TAT
無視劇情的BUG吧!好吧,還是要求反饋!


近況是終於可以回到二次元了!雖然我不覺得我會因此而多更文
要去玩!
至於 RCII 仍然停滯不前,表示感到了擔心...

順帶一提聽說某sama要寫那2個什麼數字的體位,有點期待,大家都知道純潔的我對這種東西不太熟悉,對用口也絕對沒有特別喜歡。為了保持神秘我就不說那位大人叫風什麼了。


還有就是,發現這已經是這分類的第19篇,就是我寫了19篇露中短文了!(差不多吧?
考慮下一篇,就是第20篇短文,第一個留言的客人可以點文,才不是因為想不到要寫什麼呢....雖然我也不知道下一篇什麼時候再更XDDD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無題
反馈在这里!
虽然是你的老文但是我被森森萌到了!
其实我比较邪恶!更喜欢看直接K了万尼亚神马的,然后nini发现无可挽回了什么的!感谢上帝写这个题材的你是甜文手绝对不开虐呜呜呜呜!
高跟鞋美极了!画着向日葵的nini让我心痛死了,等nini的万尼亚也让我起了怜悯简而言之被这两个家伙之间似有似无的联系和坚持虐的好惨!
呜呜呜。。。
感谢结局!要好好在一起啊!
chrno 2013/05/25(Sat)23:09 編集
Re:無題
你這後媽!!原本的故事結局就是伊萬被ko了,然後nini因為好奇所以找到了伊萬的家,最後淡淡的看完他們的故事就繼續其他任務去了OTL 我的心都碎了!!比起你們這些可怕的人類我多善良啊!!!

>反馈在这里!
>虽然是你的老文但是我被森森萌到了!
>其实我比较邪恶!更喜欢看直接K了万尼亚神马的,然后nini发现无可挽回了什么的!感谢上帝写这个题材的你是甜文手绝对不开虐呜呜呜呜!
>高跟鞋美极了!画着向日葵的nini让我心痛死了,等nini的万尼亚也让我起了怜悯简而言之被这两个家伙之间似有似无的联系和坚持虐的好惨!
>呜呜呜。。。
>感谢结局!要好好在一起啊!
冰雪莉 【2013/05/28】
プロフィール Profile
HN:
冰雪莉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雪梨的小黑屋
垃圾堆積處 草稿及記錄


勾搭包養請到 qq1423739912
カレンダー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コメント Comments
[02/03 秋]
[02/03 秋]
[02/01 chrno]
[11/28 楚]
[11/19 Chrno]
もしもし Hi!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Search
你是什麼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On my wa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