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寫著"閒人免進"的牌子剝落 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admin *  * write *

[36]  [35]  [34]  [32]  [31]  [30]  [29]  [28]  [27]  [26]  [25
<<08 * 09/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枯竭了,更文的都跑去哪裡了啦!畫圖的在哪裡啊!?對!就是你!!!說好的更文呢!?你的露中呢!?爬爬爬你要爬去哪?!忙忙忙你忙什麼啊!沒時間?沒時間你看什麼博???



...............................



嗯,好吧,這邊也該更了。
這是讀某本書讀到一半突然想到開始碼,那本書提到「合襯」這回事。
身為一個露廚耀控,硬要說要說是誰襯不起誰真有難度,雖然我是一直偏心nini的(喂
誰知道呢,所以......還是看文吧(靠

拍手[0回]


+ + + + + + + + + +




愛從來應該相襯。眼睛就是那麼膚淺,喜歡欣羨金童玉女, 漂亮的人。
但應該是一回事,實際是一回事。
I see the world, I've had enough, nothing seems to last.
Happiness drifting away so fast
Everyday I just kneel down and pray, pray for the day

(Stay by my side)
(I'm willing to give up my life, you gave me all my pride)
so you don't have to cry
(If you know just give me a sign)

任誰都會羨慕這一對。
俄羅斯人是又高又帥氣,肩膀很寬厚,穿長身的大衣最好看,淺金的頭髮,指尖乾淨修長,不用管他是誰,性格如何,總之第一眼就討人喜歡。
而他所牽著的手又細又白,手指很幼,順著晢白的手臂望上去,是窄小的肩膀,綁起的頭髮露出長長的脖子以及一張更為出色的臉。
俄羅斯人側起頭偷望了一眼,忍不住笑意。像東方水墨畫。
戀人眼中永遠年輕的臉上看不出歲月的痕跡,仍舊美麗如昔,被墨水沾黑的頭髮永遠如夜。也許是東方的臉容在外國人的地方顯得醒目,路上不乏驚訝的目光。
在大街上恩愛並如此出色的一對,也許你也想駐足欣賞。
伊萬很享受旁人投來的目光,好看的臉上笑得開心,反觀身邊那位東方人看似有點不習慣,默默低著頭,不著跡地加快腳步,握緊了手中的溫暖,像是他唯一的。
高大的斯拉夫人幾乎是被拉著走,儘管如此,臉上的笑容不曾退卻,他享受跟愛人在陽光下淋浴的日子。
然而這樣的時間不多,東方人帶著小跑的腳步,拖著伴侶轉了進灰暗的小巷,消失在眾人目光之中。
圍觀眾人都嘆一口氣,不知是可惜,還是釋然。

* * *

也不是什麼世外桃源,三層的大宅被高高的圍牆包圍,像是與外面的世界隔絕,蔓藤爬在外牆上互相糾纏不清,更像是拒絕外人的意味。
誰知道裡面是怎樣的世界呢。
在大廳,王耀按著胸口微微喘氣,小跑的速度對於體弱的他有點太過,看似有點懊惱「我說過不要出去的阿魯…我不喜歡被盯著看。」低頭。
伊萬走過去抱著他,輕輕托著他下巴「難得的好天氣嘛。就隨他們看,小耀那麼漂亮。」
「才不……」嘴唇的接觸像無言但溫暖的安慰,輕輕貼近,下唇被含住品嚐,然後放開。
溫柔的紫眸含笑,王耀被看得不好意思,自然地又想低下頭逃避,卻被扶著臉頰的雙手阻止「小耀好香……」
王耀終於一笑「以前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大家都嫌棄老人,說他們身上總有種奇怪的中藥味道。」伊萬也笑了,把他擁進懷裡在耳邊輕說「我不是小孩子,你也不是老人。而且,我從來只希望小耀不要嫌棄我,我永遠也不嫌棄小耀。」
「嫌棄你?」王耀也笑了「嫌棄你房子太大?太高?太年輕?唔……讓我想想你還有什麼缺點阿魯…」
「也許是太愛你?」伊萬抱起王耀轉了個圈,彷彿輕如無物「小耀在讚我,真難得~」唐突的動作嚇到了東方人,他驚呼一聲,無言把伊萬輕輕推開「你什麼都好。」
伊萬把他拉回來「不不不,你才是好,我有小耀最好。」
王耀苦笑,嘆了口氣不再推開。

伊萬不懂王耀的自卑從何而來,他的小耀是如此的出色,只要他想,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王耀在伊萬心目中就是如此,最好最好,幸好,王耀選擇了他,真好。
他把王耀再抱緊了些。

「難得的好天氣……」伊萬還在嘀嘀咕咕,抱著王耀撒嬌。
「出去花園坐坐阿魯…?可是時間快到了…」
「叫他從花園進來就行啦。」伊萬牽起戀人的手,緊緊握著向外邊走。


Darling if you love me can I be your only one
(You're the one who warms me you're like the sun)
You just bring me so much fun, nothing undone
(no matter what you've done)
(Darling don't you know I am never gonna run)
So why should I pretend I still have to run

Other ones won't know
will never know
(Other ones won't know
will never know)


愛德華醫生推開沒有鎖的圍欄,經過種著一大片向日葵的花園,與其說是花園,不如說是向日葵田。
田間有一條小路直通向主屋,大得誇張的花園總令人有種身在野外的錯覺。再走近幾步便能看見屋前有一張木造的長椅,它正正對著一片向日葵,它的主人懂得享受生活。
黃昏的陽光很柔和,打在長椅上兩人的臉上,身上,眼前的畫面很溫馨,就如在畫中有種迷濛的不真實感。
年青的俄羅斯人緊緊地抱著靠在懷中的人,那個人明顯已經熟睡了。


仔細一看,那人及肩的長髮披散著,已經有點疏落,如枯竭的草,卻被染上雪白,輪廓很美,但瘦削的額上被時間狠狠的劃上了幾刀,眼角腮旁是彷似含笑的皺紋,乾癟的嘴唇也帶微笑,這大概是一個愛笑的老人。
愛德華走到伊萬身旁,伊萬將一根手指放在唇邊,示意愛德華不要吵醒懷中的人。
愛德華坐到伊萬旁邊,壓低聲線「他看起來不錯。」
「嗯,這幾天也沒什麼問題,除了說骨頭有點痛。」
「很正常,這情況已經是不錯了,王先生是位健康的老人。」愛德華笑了笑翻著手上的紀錄,沒注意到伊萬不悅的神色。
「小耀今年28歲,他不是老人。」
「布拉金斯基先生……」愛德華頓了頓,略帶遲疑,最後似乎基於醫生的職責不得不開口「你知道衰老症患者身體衰老速度比常人快八倍,雖然他是前幾年才病發,但他的身體按推算已經是60多歲了…」
「夠了」伊萬阻止愛德華說下去「把藥放下後你可以走,小耀今天累了,你明天再來吧。」


天上的紅球落入山腰,已經不再耀眼,月亮來不及趕來,一切又歸於暗淡。
愛德華嘆了口氣站起來,走進向日葵田中,卻又忍不住回望屋前的兩人。
只見伊萬望著王耀的睡顏微笑,指尖撫過凹凸不平的肌膚,曾經紅潤的雙唇有點破皮,這一切無損伊萬溫柔愛慕的目光,他低頭吻住那乾燥的嘴唇,才輕輕抱起還在夢中的戀人向屋裡走。
「伊萬……?醫生來了阿魯?」雖然伊萬動作放輕,但還是被驚醒了,熟悉的懷抱讓王耀連眼睛都不想睜開。
「沒有,今天不來了,你繼續睡。」伊萬替王耀撥開在臉上的碎髮,在額頭上落下一吻。
「他有事忙阿魯……?」
「嗯……別管,睡吧。」

愛德華不禁搖頭,轉過身走向花園出口,沒有再回頭。

親愛的 如果你愛我 我能否成為你的唯一
(你帶給我溫暖 就像太陽)
你帶給我快樂 再沒有不完整
(無論你做過什麼)
(親愛的 你難道不明白我永遠不會逃跑)
那麼 我為什麼要偽裝逃走
其他人並不知道
他們永遠不會明白

fin



很喜歡NINI,喜歡到覺得不管他變成怎樣,只要他還是nini都會喜歡他。大概跟文中的伊萬感覺有點似,時間算什麼,外表算什麼,只要他還在,他們就相愛。
其實他們很快樂,很滿足,因為他們的世界有彼此。伊萬能擁有王耀直到最後,王耀有伊萬陪著自己到老,他們才沒有難過呢。

衰老症這病是真的,有新聞說某28歲女孩患上衰老症變成60歲的樣子,這是參考,患者其實平均只能活13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Profile
HN:
冰雪莉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雪梨的小黑屋
垃圾堆積處 草稿及記錄


勾搭包養請到 qq1423739912
カレンダー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コメント Comments
[02/03 秋]
[02/03 秋]
[02/01 chrno]
[11/28 楚]
[11/19 Chrno]
もしもし Hi!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Search
你是什麼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On my wa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