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寫著"閒人免進"的牌子剝落 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admin *  * write *

[30]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21]  [20
<<11 * 12/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其實只是上半,好吧這裡應該連一半都沒有。
原本先想寫的是下半篇,...可是又覺得應該要先有個開頭,所以就把它分開發吧。
不然我會一直拖著不肯更
當交代背景好了(根本正篇都未寫好

工口無(嗯,暫時)歡樂,甜向,放心食用

拍手[0回]


+ + + + + + + + + +
王耀是個婚禮統籌師,所謂wedding planner就是負責籌備及安排整個婚禮過程。
有些人說做這行很難找對象,偏偏王耀不擔心這點,這行多是女生,身為雄性生物的王耀自然很吃得開(其實男女追求者都有),不過可惜的是他現在已經名草有主了。

這是他入職第三年,照道理應該算是有經驗,可是不知怎麼今次的case還是令他頭痛不已。
「啊啊啊!我不做了!」王耀把桌上的資料推到一邊,看了一眼新郎的照片後也隨意拋到桌上,王耀洩了氣般攤在椅子上望著照片發呆。
照片上是一個俄羅斯人,資料顯示他的名字叫伊萬.布拉金斯基,雄性,芳齡27歲。雖然不是沒接過外國人的委託,但這次似乎有點不同。
「明明之前也是這樣做啊,怎麼今次看的東西都不順眼阿魯。」一直坐在一旁的妹妹王灣看見他如此苦惱,半是看戲的走過去拿起那眼照片笑著問「哥哥怎麼了?這不是你專業嗎?還是說……新郎太煩太多要求了?」王耀沒好氣地拿走她手上的照片收好,搖搖頭。灣灣安慰似的拍了拍王耀肩膀「那就是新娘太多要求了喔?」
王耀瞪了她一眼,又嘆氣道「不知怎麼看著覺得什麼都不好……你看這教堂會不會太大了?雙方都沒很多親友來。蜜月的地方半點意見也沒提供過,更別說禮服了!!到底要穿什麼啊!」王耀抓著頭苦惱地道,灣灣見狀便說「你就不能當是普通的客人嗎...這些事早就決定好了啊,現在又改會不會太晚?要不我幫你看一下吧?」
王耀搖搖頭「自己的事自己做阿魯。」
「或者找伊萬討論一下?」
「噢不!!他是我見過最煩的客人……從第一次見到他開始就沒好事發生過阿魯…而且根本就沒有什麼幫助阿魯!」
灣灣若有所思地望著在爆發邊沿的王耀,淡淡下了評語「你現在真像...平時你抱怨太多要求的那些準新娘。」
灣灣趕快在王耀發火前跑出房間關上門。



第一次嗎?王耀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伊萬的清況。
大個子幾乎是被押著進來,王耀一句歡迎光臨還沒說完,就被大個子身後的殺氣嚇著。他身後是一個漂亮的女生,雖然臉上沒半分笑容,但還是不影響她的精緻的樣貌,銀灰色的長髮及腰,此刻正打量著在對伊萬笑的王耀。

各式各樣的情侶都大致見過,但這是王耀第一次看見那麼不情願的新郎。王耀招呼他們坐下,還沒介紹自己就聽到準新娘冷冷的聲音「換人,我不想要你招呼我們。你們店有沒有男人?我不想有女人借機會親近哥哥。」
(娜塔,其實男人更危險特別是那男人姓王名耀而你哥哥剛好叫伊萬)
王耀忍著惱火努力地保持禮貌,帶著抽搐的微笑對她說「抱歉,很不巧的我剛好是這店裡雖一的男職員,我叫王耀。」
她沈默了一會,似乎在思考,終於點點頭對著王耀說「那好。我是娜塔莉亞,這是我哥哥伊萬,我們要合體——」
王耀深刻的記得這樣的開場白令自己連同對面那大鼻子著實地抖了一下,王耀同情地望向伊萬,兩個人迅速的交換了眼神然後又避開。

王耀還記得那時覺得雖然這次客人有點奇怪,不過兩個人都蠻可愛的,誰想到會為自己惹來那麼大的麻煩。
事源於第一次見面幾星期之後,那晚王耀剛下班就發現伊萬的車停在街口,他鬼鬼崇崇的向自己招手。
「王耀,我們來談談吧。我請你吃飯。」
不由分說的被拉了上車。



「你是說你想要逃婚,然後給雙倍的價錢想要我幫忙?」王耀挑眉看著桌面上的支票, 又望向快要哭出來的伊萬。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跟她說阿魯?」
伊萬一臉你別開玩笑了的表情「我還想活下去……你也見過娜塔吧,怎可能直接跟她說!」
「可是……」
伊萬緊張地抓著王耀的手「我絕對不能娶娜塔。我下半生的幸福就在你手上了!!」
「那……」王耀還是遲疑著。
「就這樣吧!小耀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你一定會幫我的吧?」
「別這樣叫我…也別發卡,我幫你就是了阿魯,反正也是收錢。」

之後那段日子王耀可忙了,胡裡胡塗的跟他扯上了關係,除了要在表面上應付娜塔之外,晚上還要跟伊萬見面,研究有什麼方法可以令他成功一走了之。
有時對著娜塔的時候王耀有種要搶走人家老公的感覺,不過這種奇怪的想法很快就被拋到一邊。
倒是開始覺得雙倍的工資也補不回超時工作的壓力。後來竟然還把這個麻煩帶到家。
「我們還是去小耀家聊吧!那裡最安全了!」
「不要!為什麼要去我家阿魯!」
「因為我家隨時有娜塔啊……」
「其實有你在的地方都隨時有娜塔吧。」
「……」

雖然後悔有點太遲,不過王耀還是忍不住怪自己當初太大意引熊入室……引發一連串他連反應也來不及的事件。

說到底都是心軟的錯,不然繼續當他普通客人就好啊幹嘛要幫他?再說幫人也不用帶回家吧?帶回家也好了,幹嘛要在結婚前一晚跟他在家裡喝酒預祝計劃成功? 喝酒算了,為什麼要喝醉到不省人事? 好好好喝醉也算了,為什麼最後兩個人會脫光在床上?(事後伊萬以節操發誓他什麼都沒做過) 好吧,沒做過什麼也就不跟他計較,但為什麼他們還要睡死直到第二天早上娜塔找上門被捉姦在床!?

伊萬情急智生之下抱住了王耀表示他們一早已經好上了,所以不能逼他結婚什麼什麼的,聽得王耀目瞪口呆。原來當年伊萬被娜塔逼急了只好答應在28歲沒找到對象就娶她,伊萬心想到時隨便找個女生就可以了。誰知道從伊萬答應下來那天起,娜塔開始24小時貼身跟蹤,將伊萬身邊的女生都趕走。
這樣的日過了兩年,終於伊萬還是避不過她的魔抓,被拖著去結婚。

而現在,娜塔正一臉怨恨地盯著這個破壞她計劃了十多年大計的人, 王耀張著嘴顯然還未反應過來,突然伊萬把自己拉過去一把吻住——
「唔!!!」
王耀因為過度驚嚇而沒有推開他,眼尾看到不知從哪裡拿出武器的娜塔正向自己撲過來,他閉上眼想著要是做鬼了也不會放過伊萬這混蛋……



碰!!!



卻沒有疼痛的記憶。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Profile
HN:
冰雪莉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雪梨的小黑屋
垃圾堆積處 草稿及記錄


勾搭包養請到 qq1423739912
カレンダー Calendar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コメント Comments
[02/03 秋]
[02/03 秋]
[02/01 chrno]
[11/28 楚]
[11/19 Chrno]
もしもし Hi!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Search
你是什麼
free counters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appeal: 忍者ブログ / [PR]

template by ゆきぱんだ  //  Copyright: On my way All Rights Reserved